• 精英风采
    拼搏,让平凡注定非凡
    2015-08-25

     ——记项目经理吴仕高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“不务正业”的“门外汉”

    2001年,对于当时学习计算机专业的大学毕业生来说真的是一个幸运的年份,专业的火爆让他们根本不愁找工作的问题,每月最低2000多元的酬劳也是让其他的毕业生羡慕不已。然而,中国农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吴仕高却似乎“不太上道”,毕业那年,他并没有选择专业对口的计算机,而是加入了冠粤公司从事交通建设相关工作。

    一个“不务正业”的学生和一个陌生的工作,这个故事听起来似乎就不是很靠谱。吴仕高说当时确实有些质疑的声音,他自己在刚接触工程的时候也确实感觉在专业知识上有缺失。吴仕高到现在还记得第一次下项目部时有点“抓瞎”的窘迫,“刚去一线的时候,专业不对口,一个多月都没有安排实际工作任务,心里真的有很多落差”。但是农村出身的吴仕高并没有放弃,没有工作就自己去找工作!“当时就自己去工地,有什么活就干什么,早上5点多起床,晚上10点、11点才回来,一干就是半年,真的是很辛苦,但是也非常锻炼人。”

   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吴仕高说得很实在,“当时都不好意思联系同学,唯一跟专业有关的工作就是建起了公司的网络。”

    从一个建筑行业的“门外汉”到专业精湛的项目经理,吴仕高靠的正是一种不怕吃苦敢于拼搏的精神。这也是多年来,无数像吴仕高一样的冠粤人共同打造的企业精神。“大学学习的是一种能力,专业并不是找工作最重要的因素,干工作还是要能吃苦。”吴仕高如是说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收获就是最大的收获

    一个公司的整体状态与每一位员工的个人发展是密切相关的,公司的每一次腾飞与蜕变最直观的感受者就是广大员工。吴仕高说,他来到公司十几年,经历了公司的数次改革,每一次改变都让大家真的感受到了公司的不断强盛。

    2014年11月,公司顺利通过《交通运输部建筑施工安全标准化(一级)达标》考评,成为广东省第一家通过交通运输工程建设安全标准化一级达标企业。这对于从事项目经理工作的吴仕高来说,感受太深了:“标准化建设以来,工地环境的改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,甚至每一间工人宿舍都安装了空调,比我们从前的工地生活真的是强太多了。”

    吴仕高介绍他的项目部——二广8标项目部,项目部并没有非常复杂的设计,整体追求简单实用,吴仕高说:“项目部终归都是要拆的,建造得太豪华完全没有必要,太浪费,还不如简单一点,把伙食做好可能是大家更需要的。”他介绍项目部的食堂,饭菜种类很多,经济实惠又不失美味。

    工地环境不断优化、员工福利不断变好,这些实实在在的变化也印证了公司的每一步成长。公司在发展,员工才有提升。吴仕高工作了十几年,谈到自己的工作成绩却十分谦虚:“奖项什么的真的记不清了,好像江肇高速和二广高速业主验收的时候拿了第一。我们都处在公司普通的岗位上,哪里能谈什么收获,也许没收获就是最大的收获。”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也许,我们的幸福你不懂

        一直以来,建筑行业都被认为是“辛苦”、“不顾家”的苦行当。确实,行业的工作性质决定了行业的整体形态,尤其是从事一线工作的员工,一个项目一跟就是好几年,离家万里,真的是顾不上享受家庭的温暖,也无法替家人分担生活的重担。

    当被问到幸福感这个问题时,吴仕高又展现了他的乐观和豁达:“搞工程辛苦是必然的,但是我们已经很幸福了,有些路桥人要在全国各地跑,比如青藏线的建设,他们比我们辛苦多了。还有从事远洋海运工作的、边防官兵们,跟他们比起来我们真的蛮幸福的,至少我们机动性很强,项目工期不紧张的时候,两个星期能回一次家,虽然比不上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能守在家人身旁,但是我们已经很知足啦。”

    在公司,和吴仕高一样忙碌在工作中难以照顾家庭的人还有很多,除了得益于个人乐观的性格以外,团队和集体的关怀也很重要。、公司一直以来非常重视员工幸福感的营造,除了丰厚的待遇回报,公司还经常组织各种有趣味的活动来活跃氛围,春节联欢晚会、党员学习考察之旅、慰问离退休员工等等。这些活动的开展传达的是公司以人为本的理念,是公司对每一位员工深切的关注和对他们辛勤工作的诚挚谢意。

        十几年冠粤路,吴仕高把他的青春,他的奋斗深深的刻进了公司的每一步跨越中。一代一代的冠粤人把自已的青春与热情,铸在桥上,融在路中,化作四通八达的坦途,描绘成献给山河大地最绚丽的图画。于是,我们感恩拼搏,感谢磨难,感激每一次涅槃,让我们共同缔造了冠粤今天的非凡!

     

    爱游戏彩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