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精英风采
    扎根隧道三十载,誓将天堑变通途
    2015-08-25

    ——公司副总工程师高顺治领军东岭隧道施工纪实


     

    2014年底,随着东岭隧道施工进度达到65.4%(超出施工计划),压在项目经理高顺治(公司副总工程师)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    作为汕湛高速揭博项目(揭西大溪至博罗石坝段)T4标段的控制性工程,东岭隧道从20128月开始施工,截止20146月,工程进度只完成了30.75%。按照这一进度,工程将无法按计划完工,这对公司信誉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影响。时间紧、任务重、标准高,还有现实中的重重困难,怎样才能圆满完成施工任务呢?20146月,公司决定由副总工程师高顺治担任东岭隧道项目经理。

     

    隧道情结,迎难而上

    东岭隧道全长4.22公里,双线六车道,是梅州市境内最长、广东省最为复杂的公路隧道,该项目穿越莲花山断裂带,隧道内碎石、大石块和泥土混合,土质复杂,施工难度极大,施工过程中各种问题和麻烦不断。

    作为广东省隧道协会理事、广州市地铁专家人才,高顺治拥有二十多年隧道施工经验,是隧道施工领域的权威。从山岭隧道到城市地铁,从长三角到大西北,再到珠三角,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,先后参与过多个大型隧道的施工,对这个行业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。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种隧道情结,不管环境多么艰苦,他都选择了迎难而上,“东岭隧道是我从业20多年来遇到的最为复杂的一个项目,别人不愿干、干不了的项目,我一定要干好!”

    他有这样的自信和底气——二十多年来高顺治全部出色完成了负责施工的隧道项目,且创造了多个施工奇迹。比如,在广东省隧道施工领域,单洞单月的施工速度即是由他创造的——一个月内推进270米。当时几乎没有人相信他能在半年时间内打通一条隧道,而他做到了。

     

    规范管理,加快进度

    东岭隧道项目能够在半年的时间内将落下的施工进度赶上,和高顺治坚持提倡的“从严管理、精益求精”的施工精神分不开。项目部无论在安全、质量,还是在工程管理、施工组织过程中始终将这一理念贯穿其中。

    例如,由于隧道涌水量较大,预防突泥、涌水等事故的发生成了施工过程中的重中之重。稍有大意,即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。为了保证施工安全,高顺治组织项目部班子成员、技术骨干成立了安全预控及监控小组,建立从项目经理、作业班长到操作工人的岗位安全责任制,对安全施工方案多次推敲审核,确保做到万无一失。

    在规范管理的基础上,高顺治根据项目实际情况及时修正了施工计划。比如,为了加快施工进度,项目部制定了利用洞内车行横通道增加开挖工作面的施工方案,并获得批准。该方案利用第一个车行横通道从右线进入左线增加一个开挖工作面,预计可使作线贯通时间提前约2个月。

     

    以身作则,人性关怀

    一个项目能否顺利推进,项目经理的角色非常关键。在高顺治看来,一个优秀的项目经理不仅要能力强、经验丰富,更重要的是要具备良好的职业操守和开阔的胸怀。这样才能打开自己的视野,不至于局限在狭隘的私欲之中。公私分明,以身作则是高顺治长期以来坚持的职业操守。担任项目经理后,高顺治推行了一些列规范化政策,并调整了部分人员的岗位和薪酬,刚开始的时候曾遭到一些异议,但为了项目顺利推行下去,他坚持按照原则办事,“项目经理要以大局为重,如果私心太重,私欲太强,不仅干不好项目,还会造成害人害己害企业的恶果。”

    严于律己的同时,他还积极从细节着手,为员工创造便利的生活、工作条件。他举例说,支护班工作时,既要时刻留意隧道顶部的泥土和石头是否有脱落现象,同时要进行钢拱架和钢筋网的安装,使隧道形成安全拱形。因为工作全靠双手,所以会遭遇一些小擦伤。以前的工作手套是半个月发放一次,现在增加到每个星期发放一次。此外,由于支护班的作业地点是在隧道最前端,如果通风设施未能及时跟进,会使施工现场又潮又闷,项目部就想办法改善洞内的照明、通风等环境,同时加大除尘力度,尽量优化施工条件。由于项目部地处深山,空气湿度大,洗好的衣服经常处于“晒不干”的状态。为此,项目部专门购置了工业洗衣机,确保工人都能够穿上整洁干燥的衣服。

    凤凰涅槃、浴火重生。东岭隧道项目从进度严重滞后到按时推进并获得业主肯定,其中的酸甜苦辣、个中滋味,最有体会的毫无疑问是项目经理高顺治。高顺治强调:“东岭隧道半年多的变化,是集体智慧的结晶,尤其是项目部核心技术团队的努力!管理创新是东岭隧道能否如期顺利完成的关键,未来,我们仍须持续努力!”进入2015年,东岭隧道的建设将进入最为紧张的阶段,它直接关系到揭博高速能否于年底顺利通车,让我们拭目以待!

    爱游戏彩票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